为什么吴晓波的“水大鱼大”不能解释中国?

来源:朱迅垚的虚拟现实

作者:朱迅垚


在2008年出版的那本《激荡三十年》风靡一时后,吴晓波打算延续他给时代下定义的野心,以此证明他的格局还是要高于“知识网红”这样的标签。


最佳方式当然是,在2018年的开头,给过去十年一个高度浓缩的概括。这次,他用的是“水大鱼大”。


这个词的发明权其实归属于经济学家周其仁。不过,尽管蹭了周教授的流量,这个概念也没有如吴晓波预期地火起来。 没火不奇怪。所谓水大,无非是说,中国这汪大湖过去十年大水猛涨,经济总量、货币总量、外汇储备总量、零售销售总量、汽车销售总量、网民总量跟十年前想必都不是一个量级;所谓鱼大,无非是说中国公司的体量随之膨胀,世界五百强中的中企数量空前,阿里、腾讯闯入全球前十最高市值公司之列。


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水大鱼大”,不过是现象描述。学理上,它没有解释这十年巨变,情绪上,它不够感性,缺少一种情感的共鸣。


2007年的知识网红


用一个概念概括一个时代,概念风行一时、口口相传,这不只是中国财经作家的野心。十年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中国的火爆程度,绝不低于现在的知识网红。什么,没听过这个人?他有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去书柜里掸掸尘土,可能就会找到这本书。



《世界是平的》也是要解释时代,托马斯·弗里德曼解释的是1995年到2005年——世界互联网发展的最初十年。他直截了当地说:“世界变平了,而且未来还要更平,跟辽阔的太平洋一样平。”


所谓“平”,当然不是物理上的平,而是通信科技互联网的发展把全世界人拉到一个平面,在这个平面上,资金、人才全球流动,供应链、消费链全球布局,研发、企管、制造、营销全球分工。总之,原本被地理阻隔流动起来很困难的全球范围的经济要素,因为互联网新科技的发展,如今就像在一个平面上,顺畅无阻地流动。


说白了,就是给经济学界存在多少年的比较优势理论、国际贸易理论和全球化理论找到了一个最形象、最有概括力的比喻。


就算今天回看,还是会觉得,“世界是平的”,多洋气的概念,听起来就很有逼格。“水大鱼大”跟它相比,黯然失色。


这本书当年有多火呢?全世界销量500万册。十年前的中国,托马斯·弗里德曼火的程度不逊于今天一个跨年演讲PPT有几百页、受众数千万人的罗振宇。


世界没那么平了


《世界是平的》为什么最近几年销声匿迹,托马斯·弗里德曼当年那句红得发紫的话为啥无人再提?因为世界看上去没那么平了。


过去十年,有两个国际网红比较尴尬,一个是托马斯·弗里德曼,一个是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福山。他俩的著名断语被这十年的世界打了脸:


政治保守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潮流同时到来,动荡、冲突、撕裂、对立在多个领域、在全球范围内逆浪来袭。那个看上去将会越来越平的地表,重新隆起无数新的阻断和隔阂。世界的前景不再像十年前那样明朗、乐观,仿佛一条光明坦途,人类的终极盛世唾手可及。


世界不是平的,或者世界还没那么平,又或者要达到理想中的平,恐怕还要经过几轮螺旋上升。


然而,假如我们聚焦中国,会惊讶地发现或许世界在变得崎岖,但中国这个人口规模世界第一、土地面积世界第三的国家,正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方式变平——而且平得有些超乎想象。


我不敢学罗振宇、吴晓波去给过去十年的中国下一个断语,但如果让我解释过去十年中国发生了什么,我会把这句过气的名言改头换面拿过来:“过去十年,世界没有变平,但中国被拉平了。


 拉平,一种并不很玄的东西


拉平,是比喻,但并不玄。事实上,中国过去十年发生了四个显著变化:


第一,地理阻隔被拉平——地理平权。


过去十年,中国高速公路里程数增长了接近3倍,中国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总里程都是世界第一,中国民航航线数量翻倍增加。此外,中国汽车产量增加了3倍,2017年新车产量接近3000万辆。



第二,人与人连接的门槛大大降低——社交平权。


移动互联网高度繁荣、社交媒体高度繁荣。2017年,中国网民数量高达8亿人,中国手机网民,也就是移动互联网用户占整体网民比例高达95%。


第三,人与消费连接的门槛大大降低——消费平权。


今天的中国人,即使在贫穷边远的农村,都可以在电子商务平台上任意消费,而物流快递的发展也早就抹平了城乡差异。在线旅游、团购、打车、外卖这类服务已经普遍进入三四五线城市乃至乡镇农村。


1月10日,阿里研究院发布了一份《2017中国数字经济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前11个月,全国省市中电商消费总额增速最快的四个省分别是贵州、海南、宁夏、西藏,全部是我们印象中相对不发达的地区。此外,支付宝数据显示,全国移动支付比例最高的省份(超过90%)几乎也全部来自中西部,大大打破我们的刻板印象。



第四,人与市场和商业连接的门槛大大降低——金融平权与商业平权。


中国人距离经商可能只有一个键盘的距离。据说淘宝上的个人卖家有近600万。一个小小的淘宝店、一个直播间、一架麦克风,或者开一个公众号就可以支撑一个大大的梦想。中国人与市场和商业的距离如此之近,在商业门槛上人与人几乎没有差异。此外,支付宝全民账单显示,农村用户已经超过三分之一,蚂蚁聚宝中,三四线城市及农村用户超过60%。小微借贷、理财服务变得如此容易,金融平权从理想中的概念,真正走入现实。


拉平中国的动力来源


所谓拉平,经济学的意思其实是经济要素流动和连接的自由度变高。


人是最主要的经济要素之一。过去十年的中国人与从前中国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就是中国人自由流动的能动性变大。同时,人自由连接的能力增强。正是每个个体中国人被赋予了这种增量能力,才使得他们与其他经济要素之间的组合迸发出更大的经济能量。 


造成个人被赋能,或者说中国被拉平的根本动力是什么。我认为是两大基本动力。


自上而下来自中央集权力量的加强,尤其过去五六年。一方面,全国一盘棋的战略规划性大大增加,比如进一步发挥县域经济竞争制度,做大区域经济多中心竞争格局,消除区域不平权;比如重新调整城乡关系,尤其是在精准贫困上不遗余力,消除城乡不平权;比如在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领域的通盘规划,消除地理不平权。 另一方面,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象大大减少,中央政令一竿子插到底,地方山头和利益集团被各种团灭,扫清了地方主义障碍。

 

但自上而下的力量只是基础,真正让这个时代变得不同的力量,来自自下而上的互联网革命,尤其是最近十年数字经济对中国经济的巨大渗透力。


地理平权、社交平权、消费平权、金融平权、商业平权,这五大平权正是基于以下互联网技术: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产生的,而互联网技术往更高阶发展,个人在经济生活在社会流动中的自由度又会更强。


中国已经形成了这样一种经济动能:当中国市场越来越平,个人自由流动和自由连接的能力越来越强,互联网对中国经济的渗透程度就越强。而当互联网经济越做越大,反过来,互联网技术、数据处理技术以及人工智能技术就会愈发强大。过去十年,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不仅实现了自身的爆炸式增长,也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变革的关键引擎。


互联网革命一旦发生,就没有回头路,只会与中国经济社会捆绑得越来越紧。


未来的大鱼在哪里


吴晓波的概念之所以让人无感,是因为一个笼统的“水大鱼大”,中国人已经觉得没有刺激感了。


中国人更想知道的是,未来还有哪条河沟会水量上涨,哪里会冒出新的大鱼。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来看,中西部正在成为中国下一个可能快速涨水的水池。阿里研究院的数字经济报告里面有多个数据印证了这一点。


传统观点认为,中西部地区不适合发展电子商务,但数据显示,全国各大省市中,销售总金额增速最快的前五个省全部来自中西部。



传统观点认为,中西部地区消费能力弱,但数据显示,2017前11个月,西藏、福建、陕西、贵州等多个省份跻身“人均消费增长最快”TOP10榜单,其中西藏的人均消费金额增幅排名第四。


传统观点认为,中西部地区交通物流落后,但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物流时效同比提升最快的十个省份依次为贵州、四川、广西、湖北、云南、重庆、黑龙江、江西、吉林和陕西。


种种数据显示,中西部地区正在为中国经济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宏观经济数据证明了数字经济数据。实际上,最近几年,中国大中城市GDP增速也以中西部主要城市成绩最为亮眼。


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中国正在拉平”的证据。有意思的是,中西部的发展与其他地区的发展并不是零和关系,而是共赢关系。在数字经济的版图上,中西部和东南沿海地区紧密配合。东南沿海地区依托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率先实现消费升级。新零售创新带来新的商业动能,社交网络带来新消费场景,人工智能带来新内需,定制旅游、定制服装、无人超市、无人货架、无人厨房、无现金城市等新鲜事物层出不穷。



某种意义上,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新科技企业,正在成为宏观意义上的赋能者,他们不仅通过互联网新科技为中西部地区充分赋能,也在继续赋能东南沿海地区的转型升级。数字经济通过赋能每个人,去赋能企业、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从而撬动需求侧和供给侧的改革,给中国经济不断注入活力。


互联网拉平中国,过去十年只是开始。在可见的时间范围,中国还会越来越平,这将是经济上长期看多中国的主要论据之一。


(孙不熟兄、尹睿智兄对本文成文启发甚多,特此致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朱迅垚的虚拟现实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947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