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男子因说“被骗入传销” 被人打死埋尸荒山三年

原标题: 湖北男子被骗传销组织 求救失败被殴打身亡

误入传销组织的湖北青年王海涛,失去最后向外界求救的机会。此后,与家人失去联系。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1月22日,王海涛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圆通寺附近一传销窝点表示要打电话,传销人员肖兵把他带到小房间用免提通话,与妻妹聊起家常,之后他连说3遍被骗进传销组织。

上述判决书显示,求救败露后,王海涛哭着求离开,看守的三名传销人员均未理会。经传销头目谭祖爱、陈夫、杨胜友沟通,王海涛执意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谭祖爱抓住王海涛衣领,用脚踢小腿两脚,杨胜友踢踹身体,王海涛突然身体侧倒头部撞墙后半躺靠在墙边。1分钟后,他脸色苍白呼吸困难,直至死亡。

随后,王海涛尸体被上述人员运送至杭州市桐庐县瑶琳镇深山掩埋。3年后案发,王海涛尸体才被挖掘出来。

2017年12月25日,参与殴打、埋尸的4名被告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兴,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被告人陈夫、谭祖爱,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被告人杨胜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2018年4月19日,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检察院依法以非法拘禁罪对郭亮(骗王海涛进入传销组织的人)提起公诉。

全文5128字,阅读约需10分钟

▲钟道琼发布在QQ空间的王海涛照片。受访者供图

▲2017年1月,桐庐警方在桐庐县瑶琳镇大庙村敖岭山找到王海涛的遗体。警方供图

最后通话

2014年1月22日中午,钟道琼在回老家的长途汽车上,接到丈夫王海涛的电话。王海涛问妻子在干嘛,钟道琼说正晕车,让其稍后打来。王海涛没说什么,很快挂断。

这是王海涛生前打给钟道琼的最后一个电话。半个月前,他告知妻子,好友郭亮约其至杭州做隧道工程。

钟道琼回忆,电话中丈夫语气平和,听不出正在干嘛,“平常电话也就说这么多。”按丈夫此前的说法,他此时应该在杭州跟着好友做工程。钟道琼说,几天前,丈夫来电话称,说需要两万元包工程,但过了几天又说不需要。

她没有起疑,理由是数年前有一次丈夫说要几万元包工程,但后来又说工程不好,借钱的事情也不了了之。钟道琼没料到,此时的丈夫已被郭亮骗到桐庐,深陷传销。

王海涛1986年出生于湖北广水农村。母亲彭艳菊称,王海涛是家中长子,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王海涛6岁那年,生父因患肝炎无钱医治,最终病情恶化死亡。彭艳菊脚亦有残疾,一家人的生活顿时陷入困境。王海涛9岁时,彭艳菊拖着3个孩子与现任丈夫熊一全结合。

因家中贫困,王海涛只读到初中便至老家一窑厂做窑工,直至赴广东打工遇上钟道琼。

2003年,17岁的王海涛在广东东莞一家塑胶厂认识了年长4岁的钟道琼,两人很快交好。一年多后,钟道琼带着王海涛回四川老家成婚,王海涛做了上门女婿。

婚后,钟道琼于2006年和2008年分别诞下儿子和女儿,而王海涛常年在外打工,每年仅回家一两个月。至儿子6岁后,钟道琼也外出打工,夫妻俩有时在一处工作,有时又分隔两地。至2014年春节前夕,王海涛在广东韶关做隧道工程,钟道琼则在东莞做手机模具。

“他非常省吃俭用,从不乱花钱。”钟道琼说,从未听过丈夫抱怨辛苦。“他非常疼爱两个孩子,说一定要努力挣钱,供他们读大学。”

自从做隧道工程后,王海涛的收入有了改观,如果工程顺利,每月能挣六七千元。但在事发前一年,钟道琼听王海涛抱怨工作不顺的次数多了起来。“工期越来越短,挣钱越来越少。”

钟道琼说,王海涛去韶关前,她曾建议丈夫回老家做点小生意,或者学个驾照开货车。但王海涛未听从妻子的建议,坚持去了韶关,随后去桐庐杳无音讯。

2014年春节前夕,钟道琼还埋怨王海涛,“过年了咋不回家?”王海涛回答,回家也没事,不如趁过年多挣点钱。钟道琼没有坚持,“我们家里穷,能多赚点钱也好。”

“电话打坏了”

挂断妻子钟道琼电话后,王海涛打通了钟道琼妹妹钟道兰的电话。当时,钟道兰正在摩托车上,呼啸嘈杂中,王海涛与小姨子聊了几句家常。紧接着,电话中传来一阵嘈杂声,还没等钟道兰反应过来,电话就断了。

一审判决书显示,王海涛当时的通话地点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圆通寺附近一传销窝点。传销人员肖兵(化名)把他带到小房间用免提通话,与妻妹聊起家常,之后王海涛连说3遍被骗进传销组织。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此案的公诉人赵梅梅透露,本案中传销组织虚假宣称跟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合作,销售各种养生食品、保健产品等,每组产品2800元,但无实际产品交易。组织内分总管、经理、大主任、小主任、管家等层级,实施逐层管理。

在此传销组织中,多数组织成员均系此前被亲友骗入,在组织胁迫或成功洗脑之后,又继续欺骗他人进入。王海涛是由工友郭亮以做工程为名骗入,而郭亮由朋友胡常聪以同样理由骗入。

胡常聪一审辩护律师杨芳琴介绍,胡常聪进入传销组织后,传销成员给其洗脑称,只要出钱购买产品,月收益能超过20%。胡常聪在缴纳6万多元后,果然在一个月内收到了1.9万元的所谓“收益”,随后其对传销组织深信不疑,又将儿子、妻子骗入。

钟道兰忽略了姐夫王海涛的求救信息。当日晚,钟道琼姐妹、其他亲友相继给王海涛致电,电话一直关机。家人们相互宽慰,“说不定就是手机没电了。”

一审判决书显示,求救败露后,看守的传销人员肖兵抢过王海涛的手机,扔到地上,另一传销人员廖年捡起、挂断,取出电话电板。廖年叫来两人与肖兵看守王海涛,并扇王海涛两记耳光让其靠墙蹲下。

王海涛哭着求离开,看守的三名传销人员均未理会。一审判决书显示,在传销组织的行话里,王海涛在电话中泄露传销的行为,叫“打坏了电话”,这一行为将面临传销组织的严厉惩罚,轻则恐吓、威胁,重则体罚、殴打。很快,王海涛所在窝点的“大主任”陈夫叫来隔壁窝点的“大主任”谭祖爱与“小主任”杨胜友。

一审判决书显示,谭祖爱向警方供述,其接到“陈大”电话让其与不肯做传销的新人“沟通”。随后,其与小主任杨胜友一同前往圆通寺附近一处楼房3楼窝点,经传销头目谭祖爱、陈夫、杨胜友沟通,王海涛执意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谭祖爱抓住王海涛衣领,用脚踢小腿两脚,杨胜友踢踹身体,王海涛突然身体侧倒头部撞墙后半躺靠在墙边。1分钟后,王海涛脸色苍白呼吸困难。

杨胜友的供述与谭祖爱出现不同。在殴打时间上,杨胜友供述谭祖爱踢、骂王海涛“持续一二十分钟”;杨胜友否认他本人参与了殴打,“(本人)没有动手。”

谭祖爱和杨胜友的一审辩护律师均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表示,在对王海涛实施殴打过程中,谭祖爱起主要作用,杨胜友协助、配合谭祖爱殴打了王海涛。

反传销人士李旭说,桐庐“假天狮”传销组织属于典型的北派传销,特征为控制人身自由,常辅以暴力胁迫手段控制人员。

指令疑云

王海涛倒地昏迷后,微弱的生机很快被扑灭。一审判决书显示,杭州中院认为,廖年将王海涛伤势严重的情况向陈夫、王兴逐级汇报,传销组织头目王兴在明知王海涛不就医必然死亡的情况下,仍指令陈夫等人不得将王海涛送医救治,并最终导致王海涛死亡。

庭审时,王兴的辩护人、湖北夷水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继坤并不认可这一说法,其认为,在本案中,王兴不作为导致的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

一审判决书显示,王兴供认其代理桐庐团队期间的一天,陈夫电话联系称出事了,团队中有个新朋友“跳”(即不配合),陈夫让谭祖爱去“献爱心”(即与新朋友沟通),把新朋友“搞得不行了”,王兴猜想是指谭祖爱下手太重出事,便询问如何处理,陈夫称已买了一辆三轮车将人拉走,王兴表示既然已经出事,让他(陈夫)自己看着办。

陈夫的供述与王兴出现了出入。陈夫供述称,(其叫谭祖爱来找新人“沟通”)约1小时后,谭祖爱联系陈夫称新朋友呼吸急促,生命垂危,陈夫边回赶边向王兴电话汇报。陈夫赶到后在楼下遇到谭祖爱,上楼后在窝点的小房间内看见新朋友低着头靠坐在墙边,鼻息微弱,廖年站在一旁,陈夫组织大家将新朋友送医。刚抬到门外时,王兴电话联系陈夫,得知情况后让陈夫先不要送医院,看看情况再说,于是又抬回房间。

其余在场被告人的供述中,均提及抬王海涛下楼过程中,陈夫确曾打过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之后,又决定不将王海涛送医,抬回房间。但判决书中未提及有被告人直接听到电话内容。谭祖爱供述称,其与陈夫均是王兴管理的主任,陈夫肯定向王兴联系汇报,“他(陈夫)自己无法做主。”

陈夫一审辩护律师黄翔告诉记者,尸体抬下时其他涉案人看到陈夫向王兴请示,虽然不能直接确定此电话就是打给王兴,但是尸体抬下时,陈夫肯定是打过一个电话,很多人都看到。有人听到过只言片语,但是没有听清楚。这个电话结束后,陈才决定暂时不送医院,将受害人抬回到房间。“汇报是肯定汇报过,但是王兴指示陈夫的电话,内容除了陈与王,其他人也不能确定。”

2017年12月25日,参与殴打、埋尸的4名被告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兴(化名),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被告人陈夫、谭祖爱,犯故意杀人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非法拘禁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被告人杨胜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王兴的辩护律师黄继坤及陈夫的辩护律师黄翔告诉记者,由于不服一审判决,王兴、陈夫已经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截至5月13日,尚未收到二审开庭通知。

▲埋尸地点已于2014年被改造为梯田,山体发生很大变化。警方供图

埋尸三年

从2014年1月王海涛遇害后被埋尸,至2017年1月桐庐警方在杭州市桐庐县瑶琳镇深山将王海涛尸体找到,王海涛尸体被埋藏了整整3年。

一审判决书显示,在决定埋尸前,几名被告人曾商议如何处理尸体。谭祖爱建议用铁丝绑身体后抛入江中,“陈大”决定埋尸,杨胜友在场未发表意见。随后,陈夫、谭祖爱、杨胜友到距离案发地20多公里的桐庐县瑶琳镇的荒山上,开始挖坑,准备埋藏尸体。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从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获悉,王海涛遇害后,尸体被放置在传销窝点一进门的小房间内。王海涛死后第四天晚上8点,陈夫、谭祖爱、杨胜友把王海涛尸体装进编织袋,用电动三轮车运到桐庐县瑶琳镇的荒山脚下。他们供述,因为天黑,三人找不到原来的路,就一直等到次日凌晨天亮的时候,把他的尸体抬上山埋藏。在回去的路上,他们烧掉了王海涛的衣物。

谭祖爱一审辩护人、浙江星韵律师事务所徐建民律师表示,此案主要的危害性在于埋尸。徐建民认为,他们打人的目的并不是要将受害人打死,并非仇杀、灭口等犯罪动机,而是想通过殴打受害人达到教训新人,威慑其他成员的目的。但出现了埋尸行为,其主观恶性便大大增加。

记者从桐庐警方获悉,在找到埋尸地点后,该处已于2014年被改造为梯田,山上的树木都被砍伐,山体发生了很大变化。当地村民说,梯田在改造时,许多山体表层又覆盖了许多泥土。

直至2017年1月17日,桐庐警方动用两台挖掘机,连续挖掘14天才将王海涛尸体找到。

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办理此案的公诉人赵梅梅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和谭祖爱在审讯室里有如下对话:

“你和他(王海涛)无冤无仇,就这样将人打死后埋进山里,是不是太过残忍了?”

“不把他埋起来,难道让他曝尸荒野?这样不是更残忍。”

▲2017年1月,桐庐警方在桐庐县瑶琳镇大庙村敖岭山寻找王海涛的遗体。警方供图

寻夫

噩耗确认前,钟道琼从未放弃寻找王海涛。

王海涛的手机号是用钟道琼表弟身份证办理,钟道琼通过调取通话记录发现,丈夫最后的通话记录都在杭州。钟道琼按通话记录上的电话逐个打过去询问,仍未知丈夫王海涛下落。钟道琼相继在老家四川高县及王海涛老家湖北随州等地报警,但因提供有效信息太少无果。

钟道琼说,2014年6月左右,郭亮突然联系她,称刚逃离传销组织,王海涛(2014年)1月到桐庐富春路圆通寺附近一窝点后即被分开,未再见面。

钟道琼立即前往桐庐寻找,并向当地警方求助。钟道琼说,警方很快将地点锁定在富春路几处此前确认的传销窝点,其中即包括案发的富春路29幢1单元302室。警方反馈,桐庐此前传销组织猖獗,经打击后,传销窝点几乎绝迹。钟道琼提供的地点,均已人去楼空。

一审判决书显示,王海涛事发后,传销组织立即将原窝点内人员转移。肖兵供述,王海涛被打后,窝点曾两次转移,后又迁至杭州富阳区。

钟道琼不死心,带着家属在富春路附近打听。她在富春江边蹲守数日,一无所获。

“当时还不知道他被打,心里还存着很大希望。”钟道琼说,不久,郭亮告诉了她王海涛被打的消息。“郭亮从该组织前成员满某处获悉,王海涛因打电话说错话遭到殴打,被打得抬了出去,后由陈夫送走。”

郭亮是从传销组织逃出来的。同为逃离人员的林平说,7、8个年轻人殴打了管钥匙的骨干,抢夺钥匙后开门逃跑,郭亮即在其中。检察机关认为,王海涛是被朋友郭亮骗到传销组织,郭亮涉嫌非法拘禁类犯罪。2018年4月19日,桐庐县检察院以非法拘禁罪对郭亮提起公诉。

钟道琼一度绝望,“我听他们说是被抬出去的,这应该打得很严重。”2016年5月,钟道琼获知王海涛被打得很惨的消息后,再次向杭州警方报警求助,直到2017年警方在深山找到丈夫尸体通知她时,她才彻底死了心。

(文中人物除王海涛、钟道琼、钟道兰、谭祖爱、胡常聪、杨胜龙外,其余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卢通实习生卢功靖

相关

市食药监局在我区召开全市“放心肉菜示范超市”现场会

“美味无限 益起分享”浦东新区金杨社区社会组织端午厨艺展示活动圆满举办

浦东新区陆家嘴社区文化建设联合会主办陆家嘴社区“端午情 粽艺秀”系列活动

浦东新区金杨社区志愿者协会开展沪剧大家唱活动

浦东新区陆家嘴社区文化建设联合会主办2018年“陆家嘴金融城杯”社区普及版海派秧歌千人展示活动

浦东新区航头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开展“浓情粽香暖人心”欢度端午节活动

闵行区民政局到区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中心调研

普陀区组织开展居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街镇培训

普陀区召开2018年老龄工作委员会全体(扩大)会议

黄浦区财政局提高政府采购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