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效应:精品度假租赁崛起,却为何难以自立门户?

编译 Nic编译

本文编译自The Information

新兴的度假租赁公司为旅行者提供高档房源租赁,引起了风投公司的投资兴趣,但同时也有一些持观望态度的投资者担心,北美主要房地产市场的严格监管会阻碍创业公司的增长。

两家新兴的精品度假租赁公司Sonder和Parallel Travel已凭借其品牌化、设计驱动的租赁业务从风投机构获得了大量的融资(包括之前未公开的融资轮)。但也有一些投资者不愿投资这两家公司,部分原因是旧金山和纽约等地为保护居民住房,对度假租赁市场施加监管限制。

Sonder去年从Airbnb的投资者Greylock Partners和Greenoaks Capital手中获得3000万美元B轮融资,现在正在寻求再融5000万美元。据知情人士透露,Parallel Travel最近从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Fifth Wall Ventures等公司获得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这两家创业公司正迎来一个由Airbnb带动的潮流趋势,但同时也面临着和Airbnb类似的监管障碍。和允许业主直接向旅行者租出房间或整个住宅的Airbnb不同,创业公司通常会出租大楼的整层空间,并改造为对标精品酒店的公寓。这些公司通过Airbnb和其他平台(包括Booking.com和HomeAway)展示房源,另外还提供P2P租赁服务。

目前,这些创业公司更多的是Airbnb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因为它们需要依赖Airbnb展示房源。Sonder和Parallel Travel的规模很小,没有足够的住宿产品或品牌影响力使之在酒店业或Airbnb分享住宿市场中争夺市场份额。Sonder的CEO Francis Davidson表示,Airbnb和Booking.com等网站正竞相在各地拓展时尚且价格合理的房源,为人们提供更多的住宿选择。

道阻且长

但这个愿景一定程度上受到监管机构的影响。旧金山、多伦多和温哥华等许多高住宿成本的城市近期已经开始限制商用物业经营者进行公寓短租,以避免当地的住房紧张形势加剧。像Sonder这样的公司在新奥尔良和芝加哥等其他城市则相对容易操作。

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院助理教授David Wachsmuth曾研究Airbnb和短租法,他说:“短租创业公司道阻且长,监管压力还会持续。监管当局希望鼓励个人房屋共享,但劝阻或停止商用物业短租。”

Parallel Travel和Sonder均表示遵守当地法律,不在纽约和旧金山等受到监管限制的城市提供短租(Sonder在这些城市为差旅客户提供长住服务)。Airbnb希望‘我们所有的房东都能考虑社区的最大利益,确保房东们对社区有贡献。’Papas说。

日趋严格的监管已经对Sonder产生了影响。在温哥华,Sonder最近不得不在平台上删除几十个不符合当地新规定的房源。

在一些严格保护居民用房的城市,Sonder另一条可能走的道路是,和开发商合作建造小型酒店。

Spark Capital(于2016年领投Sonder 1000万美元A轮融资)合伙人Nabeel Hyatt表示,Sonder目前依然能保持稳定的增速。Sonder曾有一年实现了“爆发性增长”,但“品牌地位没有达到预期的高度。”

Parallel Travel目前主要在监管相对宽松的城市运营短租,如达拉斯和费城。Sonder和Parallel Travel的投资者及高管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短租法规会逐渐放宽限制,因为越来越多人想在旅行期间使用他们的产品。Parallel Travel的CEO Andrew Kitchell表示,由于监管风险而放弃对其进行投资的投资者错过了一个机会。他说:“那些投资者也可能在Uber面临监管风险的时候放弃投资Uber。”

Kitchell说,Parallel Travel试图达到各个城市的规定标准,部分原因是他们所合作的大型地产商不想被罚款或起诉。

Parallel Travel计划很快启用新的品牌名字,目前出租房源只有几百套,但预计到今年年底将超过1000套。Parallel Travel最初只向开发商和房主出售软件工具,帮助他们更好地进行短租定价,而近年来开始在大型公寓物业管理自己的房源。

Kitchell拒绝对其最近的融资予以置评。但他证实了Fifth Wall Ventures是他们的投资者之一,该公司拥有像Equity Residential这样的大型公寓业主作为有限合伙人投资者,能够帮助Parallel更快和更多开发商达成合作。

Sonder目前在洛杉矶和芝加哥等城市,出租或管理约1,350套房源。据知情人士透露,Sonder去年营收突破了3000万美元,但同时成本费用也很高。Sonder还为部分房源提供自己定制的床垫和家具。Davidson表示:“公司业务发展良好,利润率有所提升。”一年半前,Sonder只专注于管理二手房或投资物业用于短租。现在,Sonder把注意力主要放在新建的楼盘,以对设计细节进行更多的把控,并确保符合监管规定,Davidson说。

Parallel Travel和Sonder的总部都在旧金山,参与度假租赁大战还不只有它们两个。总部位于迈阿密的Oasis自2009年成立以来,已获得约3500万美元融资,其中包括去年来自凯悦的巨额投资。Oasis拥有大约2,500套房源,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墨西哥城、马德里和纽约等城市的二手房。另一个竞争对手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Stay Alfred,该公司经营大约1,000套房源,房源大多在公寓大楼内。该公司没有引入很多外部资本。其他融资较多的公司,如Vacasa(去年获得了1亿多美元融资,大部分来自私募股权投资者)和Turnkey Vacation Rentals(主要在大城市以外的海滩或山脉附近经营度假租赁)。

Phocuswright高级副总裁Douglas Quinby表示,这些新兴的物业管理公司能否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不再需要依靠Airbnb、HomeAway和其他OTA来触达客户,仍有待时间证明。

“真正有趣的问题不在于这些公司是否能够运作,他们当然可以。度假租赁交易平台对专业化的服务商来说,显然存在机遇。问题是它们是否可以通过努力,自己成为有影响力的品牌。”Quinby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