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脱欧过渡期困难实在太多,更多英国人希望可以二次公投

* 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威尔士福瑞斯法赫电 — 2016 年全民公投时,斯蒂芬妮·霍尔特姆(Stephanie Holtom)投票支持了脱欧。她担心难民问题,觉得其他国家正在对英国政府指手画脚。

但是最近,在威尔士斯旺西市(Swansea)不远处一个大型郊区购物中心一家超市外,霍尔特姆承认,她先前的想法可能错了。

已经退休了的霍尔特姆一边收拾手推车里的东西一边说道:“之前我同意脱欧,但现在我开始改主意了。我觉得这很糟糕,我对这一切厌烦透了。”她说,如果还能有第二次公投,“大家会选择留下来”。

在 18 个多月前的英国公投中,支持脱欧的一方 ,因此大多数政治家认为,此次脱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即使经济增长放缓,公众舆论也没有出现丝毫转变的迹象。

直到现在。

虽然伦敦远在 200 英里之外,但这里的人们已经注意到,首相特蕾莎·梅的英国脱欧谈判困难重重,分歧巨大的内阁更是脱离了她的掌控。霍尔特姆说:“我认为特蕾莎·梅毫无希望。”

脱欧谈判僵持不下,商业领袖更是拉响了经济威胁的 ,一些民意调查中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民众的质疑声。反对英国脱欧的人们也在平时的宣传活动中,看到了这股日益上升的民众情绪。他们默默助长着这股情绪,希望英国脱欧的进程即使无法逆转,也能有所缓和。

他们甚至还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支持:英国独立党(U.K. Independence Party)前领导人、英国脱欧主要支持者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近来提出,英国或许应该举行第二次公投。

主要的“脱欧派”(即支持英国脱欧的人)表示,这是不可能的。但或许,英国进行二次公投的可能性并不像他们希望人们相信的那样小。

今年晚些时候,英国议会很有可能会针对梅可以与欧盟达成的英国脱欧协议实际条款,举行重要投票。投票失败的话,就可能引发政治危机,导致梅下台,触发英国大选。而这可能会为重新思考、重新选择英国是否要脱欧打开一条道路,或为推动二次公投创造可能性。

而这也正是像杰伦特·戴维斯(Geraint Davies)这样来自工党的反对党人士所期待的。戴维斯是斯旺西市当地立法人员。他认为,尽管威尔士大部分民众此前选择了退出欧盟,但这里的舆论风气正逐渐转变为反对脱欧。毕竟,威尔士是欧洲发展援助的一大受益者,还有可能因为英国脱欧而失去好几个产业。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英国脱欧谈判困难重重。图片版权:Paul El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戴维斯说:“我感觉,那些之前出于善意投票支持脱欧的人现在都在说:‘等等,我投票支持的不是现在这种状况,我想要再做一次决定。’”他罗列了 2016 年公投期间脱欧派给出的承诺,比如退出欧盟后,英国每周可以省下 3.5 亿英镑(合约 4.86 亿美元)的医疗支出——不过后来,政府统计局表示这个承诺是无稽之谈。

戴维斯还说:“你应该有权再审视一次过往的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你点了一份牛排,最终得到的却是一些被人咬过的培根。你愿意接受这种事吗?’”他指出,英国现在面临着更高的通胀和更缓慢的经济增长。钱也丝毫没有收回来的迹象,而是往外花。为了分手,英国已经向欧盟支付了大约 390 亿英镑(合约 540 亿美元)的费用。

戴维斯等人也注意到了近来的一些报道:威尔士和英格兰中部及北部,投票支持英国脱欧最积极的地区反倒是英国与欧盟关系破裂后 的地区。

专家表示,他们发现威尔士和其他地区的民众在态度上有了微妙的变化。虽然很少有人承认自己改了主意,但据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威尔士治理研究中心(Wales Governance Center)教授罗杰·阿万-斯库利(Roger Awan-Scully)称,越来越多人开始支持针对英国脱欧协议条款进行投票。

“对于是否应该就英国脱欧问题进行另一次公投,人们的态度出现了一些改变,”他说,“我们发现,人们开始认为,民众应该有更大的发言权。”

强硬的英国脱欧支持者(和反对者)的立场仍然坚定不移,但是许多不那么忠实的脱欧派并没有投入全部精力去理解脱欧对英国而言意味着什么,而他们对目前时而自相矛盾的复杂情况、有关曲折谈判的新闻报道也毫无兴趣。阿万-斯库利说:“这有点像 O·J·辛普森的那起案件:事情没完没了,人们对它丧失了兴趣。”

随着反复无常的民众意见展露出转变的迹象,政治坚冰也开始破裂。

上月,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呼吁英国举行另一场公投时,脱欧派还嘲笑他是失败的亲欧派精英的中坚分子。

法拉奇支持英国举行另一场公投的用意则与布莱尔截然不同。虽然法拉奇后来似乎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另一脱欧运动的重要资金赞助人亚伦·班克斯(Arron Banks)却对这一想法表示了赞同。在强硬的脱欧派看来,公投是彻底抹杀留欧争议、与欧盟彻底决裂的好机会。

而亲欧派希望针对梅政府谈判协议的具体条款举行公投,给选民留出选择的余地——如果选民愿意的话,英国就可以继续留在欧盟。

英国独立党(Independence Party)前领导人、英国脱欧主要支持者奈杰尔·法拉奇(中)近来提出,英国或许应该举行第二次公投。图片版权:Adam Fergu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些事可能会促使英国二次公投成为现实,比如政府政策的更改以及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首相更替。

有人说,现在再重新考虑英国脱欧的问题已经太晚了,因为英国已经开始了两年的脱欧过渡期。还有人说,到目前为止,就算英国舆论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也算不上有多大,英国大城市外和许多工人社区里支持脱欧的呼声依然很强烈。

不过,举行第二次公投是一个很诱人的想法。2016 年的公投只是针对英国是否应该留在欧盟进行了投票,并没有讨论英国之后的路要怎么走。

即使在脱欧问题上达成共识,人们对英国未来的展望也存在分歧。所谓的“软脱欧”支持英国融入欧盟的经济模式,成为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的成员,接受欧盟所有的规则,但对这些规则没有置喙的权利。

“硬脱欧”则可能会切断大多数英国和欧盟的此类联系,让英国转为宽监管、低税收的经济体,做“欧洲的新加坡”。

问题在于,这两种选择都没有明确的民主授权,即使梅所青睐的、介于软硬脱欧两者之间的做法也没有明确的民主授权(不过这种介于两者之间的做法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因此,未来几年里任何结果都有可能出现。

梅政府内部人员同样很关注英国脱欧可能产生的结果,连强硬的脱欧派也加紧展开活动,力求彻底脱离欧盟。

政府分析预测,按照目前所有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来看,英国经济怎么都会受到波折。这项分析预测结果泄露后,一位部长菲利普·李(Phillip Lee)在 Twitter 上写道,如果这些数据没有什么大错,“那么我们就要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了:如果证据和理性思考都显示,某条发展道路会对国家造成危害,而政府还坚持要领导国家走这条发展道路是否合法?”

英国脱欧的下一阶段要怎么走都要看实际情况和证据。我们不能撇开这些,闷着头前进。如果有迹象有证据显示我们所做的是错误的,我们需要正视它们并将其纳入考量范围。

如果事实证明,这些数据没有什么大错,那么我们就要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了:如果证据和理性思考都显示,某条发展道路会对国家造成危害,而政府还坚持要领导国家走这条发展道路是否合法?首相对外一直态度强硬,我支持她,她要充分利用强硬的姿态(为英国争取最好的结果)。现在是时候用证据而非武断的意见指明我们前进的道路了。我们不能沉浸在意识形态和民粹主义中,我们必须采取最有利于我们国家的行动,否则历史将会严厉地批判我们。我们的国家值得我们这么做。

阻碍英国举行二次公投的一大障碍是工党主席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身为欧盟怀疑论者,他拒绝接受二次公投。不过他说,他和梅不同,他会通过协商谈判,在退出欧盟的同时保护英国的工作机会。

然而,如果梅达成脱欧协议,成功促使英国退出欧盟的经济结构,科尔宾将会面临巨大的压力,他将不得不对梅的举措提出反对。如果反对成功,政府就会垮台。

斯旺西一景。斯旺西人民投票支持脱欧,但当地工党立法人员杰伦特·戴维斯认为,人们的想法已经发生了转变。图片版权:Alex Ata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戴维斯辩称,工党许多年轻成员——也就是科尔宾的大部分支持者——都是强烈的亲欧派,他们都希望进行二次公投。

呼吁重新考虑英国脱欧问题的不仅只有工党中立派立法人员,科尔宾的一些左翼盟友也持有相同的立场,比如来自威尔士的工党主要议会成员保罗·弗林( )。

近来,弗林在 上发问道:“难道现在不该反思这场闹剧,计划进行二次公投,让国家意识到这一点吗?”

工会负责人、科尔宾的亲密盟友莱恩·麦克拉斯基(Len McCluskey)希望工党能够反对梅向议会提出的一切英国脱欧方案,他也有可能会支持第二次公投。

当然,即使有二次公投,原来的结果也不见得会被推翻。在斯旺西市中心休息的巴士司机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表示,就英国脱欧这一议题而言,公众“就像蘑菇一样——我们被蒙在黑暗之中。”

不过,他还是支持英国脱欧::“我们投过票了,这可不是什么三局两胜的游戏,投完了就是投完了。”

让我们再把目光拉回到文章开头福瑞斯法赫区(Fforestfach)的这个购物中心。有两个人正在一间咖啡店里展开激烈的探讨,他们的观点可以概括英国目前存在的一些分歧。

投资公司董事、保守党选民杰拉德·特里(Gerard Turley)觉得英国脱欧是件好事,但付出的经济代价未免太高。

“我真心希望我们离开欧盟,但我的理智却告诉我,我们应该留下。”他还说,他认为自己投“留欧”票是正确的决定。

他的妻子克里斯汀(Christine)是一名家庭主妇。她说自己投了“脱欧”票,因为这可以阻止“那些布鲁塞尔人来制定我们的法律”。不过她坚信,英国脱欧事实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能简单直接地投票选择“是”或“否”。

“现在我没法确定自己是不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她补充道,“那些声称未来会很糟糕的悲观言论实在是太多了。”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Jim Wood/SO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相关

俩孩子高速路上戏耍 幸得临沂高速民警护送回家

临沂12345政务服务热线上周受理房产问题投诉2425件

临沂杏园小学学生马小然:为了心中的梦想努力前行

临沂兴明中学学生尹文菊:小小的肩膀 大大的能量

临沂第一中学学生冷博文:“文理兼修”的篮球小子

本周六临沂市民大讲堂 听严春友讲述意大利见闻

临沂鸡蛋价格“破5” 涨势预计将持续到十一假期

临沂:"七夕"临近商家捞金忙不停 黄金饰品卖得好

“车祸”现场暗藏杀机 临沂刑警执着调查揭开迷雾

央视七套《军旅人生》:沂蒙老兵董伟坚守海岛17年